手机资讯网

生病先问手机医生频“掉线” 互联网医疗爆火背

  “胃不舒服,大周末还不想出门,幸亏可以线上咨询医生,药半小时就送到我手上了。”家住市北区的范雪,12月19日通过手机App在线问诊方式,购买一盒马来酸曲美布汀片和一盒乳酸菌素片,足不出户就解决了身体不适问题。

  如今,像范雪一样“生病先问手机”已成为越来越多人的习惯。有报告显示,2020年互联网医疗领域独立App日活最高峰862.4万人,同比最大涨幅144万人。还有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移动医疗市场规模520.8亿元,移动医疗用户规模6.35亿人……2020年,老百姓的健康意识提升到前所未有高度,互联网企业、互联网医院数量骤增,需求侧的快速增长催生行业风口期的到来,但是“在线医生”形同虚设、误诊、身份造假等问题也浮出水面。

  “今年特别不愿意去医院,就怕发生交叉感染。”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家住市南区的陆女士就得了这种“疑心病”。

  今年2月份,陆女士出现疑似感冒症状,担心去医院发生交叉感染,她一连下载四个线上医疗App在线问诊。“这些在线接诊的医生,基本是来自全国各地三甲、二甲医院的主治医师,医生资历、诊费等全部公开,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自由选择医生,很方便。”

  年初,岛城开通“网上发热咨询门诊”服务,市民进入联网医院进行线上咨询,效果等同医院发热门诊。服务开通仅1天,就向4000余人提供宣教、咨询和复诊服务,热度已可见一斑。而记者近日走访调查漱玉平民大药房、海王星辰健康药房、百姓阳光大药房和医保城发现,“在线问诊”已成为岛城线下药房普及的服务。

  “如果您购买处方药的话,需要先扫码登录我们的‘在线问诊’平台,会有专业医师对您身体的基本情况进行询问,并为您开处方。”百姓阳光大药房的线下药师告诉记者,买处方药需带处方一直是硬性要求,今年很多人开药方不愿去医院,“线上处方”成为主流。

  “我们跟很多医疗健康App也有合作,如京东健康、美团、医联等,你也可以带着App上开的处方过来拿药。”漱玉平民大药房的线下药师告诉记者。

  互联网医疗行业火爆的另一个表现,是资本入局。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共有25.5万家互联网医疗相关企业,山东以1.3万家位列互联网医疗企业数量省份排行榜第五名。2020年上半年,全国共新增互联网医疗企业6.3万家,同比大增153%。

  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底,各地已审批设立互联网医院近600家。仅2020年上半年,就有215家互联网医院挂牌,而2019年全年的新增总量也不过223家。

  医联互联网医院华北青岛办事处经纪人刘晟表示,医联目前在全国的实名认证医生已达90万人,仅青岛医生的注册量就突破了1万人,覆盖岛城医院、二级医院、诊所和社区医院。

  “只要有、职业证、职称证三证其一和身份证,就符合我们的入职要求。”刘晟告诉记者,互联网医院的问诊流程和线下差不多,一般都是执业医生利用碎片时间给自己增加点额外的阳光收入。

  “现在国家也提倡医生多点执业,我们这个工作相当于兼职。”据刘晟介绍,医联的工资是一单一结,共分为门诊费用、处方提成和平台奖励三部分,门诊费用可以自己设定,从1角钱到500元钱不等,处方提成和平台奖励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目前中国医生的法定退休年龄男性为60周岁、女性为55周岁,对于很多已经退休的医生来讲,返聘继续工作着实辛苦,待在家里养老又过早。矛盾之下,互联网医院似乎提供了一个不错的选择。“这份工作总体比较轻松,系统操作也简单,没有坐班要求,碎片化时间安排,有时间你就做,没时间也没有人催你,所以还是挺适合退休人员的。”刘晟说道。

  “必须要先知道你需要拿什么药,才能在线上开处方。”市民于女士因为皮肤瘙痒,近日在岛城某药房买药时就遇到难题。

  “药店里的药师不会看病,我想要线上问诊咨询一下在线医生,结果店员告诉我必须要先知道拿什么药才能问医生。”先知道要拿什么药,再去问医生开处方,这让于女士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在线问诊不就是向医生咨询病情吗?既然不知道病情,我们又怎么知道自己需要拿什么药?”于女士认为,实际过程这样操作的话,那设立“在线问诊”的意义并不大。

  记者在日前走访发现,像漱玉平民大药房、海王星辰健康药房为代表的实体药店,其设立的“在线问诊”服务,目前只是在已确定购买药品名称的前提下,询问顾客一些过敏史、患病史等基本事项。

  “你如果不清楚自己需要什么药的话,建议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我们的‘线上医生’也不敢给你确定。”海王星辰健康药房一位线下药师告诉记者:“不看病,只开方,在线问不了诊,最终还是得回到线下。”

  对于各大医疗健康类App来说,“在线问诊”使隔空看病成为可能,但没有了“望、闻、问、切”的问诊,准确率又有多大呢?恐怕还需要画一个大大的问号。

  记者做了一个试验,将同一张患有皮肤病的照片,拿给2家网络问诊平台(京东健康和平安好医生)的不同医生问诊,最终却得出2个不同的诊断结果。

  “初诊诊断如果仅靠照片,是一种对病人不负责任的表现。”城阳区人民医院皮肤科主治医生告诉记者。

  10月18日,某“春雨医生”用户在“黑猫投诉”App匿名投诉平台医生信息造假,该用户称在“春雨医生”平台上咨询的华西医院消化内科副主任医师王玉芳与在华西医院官网上查询到的王玉芳,在学历、照片、级别信息等方面均不一致。

  此前有媒体曾曝光称,某具备“在线问诊”功能的App存在医生账号出租现象。出租账号的医生将诊费与兼职者分成,并且不问对方资质就出租账号,一个没有医疗知识的人,也能在平台上为患者“看病”。

  “医生接诊后不看病情描述,问几个问题后就确诊”“付费问诊后,互联网医生四小时不答复,再问只发广告宣传,直到时限结束”……在“黑猫投诉”App,各大互联网医疗平台下都会充斥着类似的“黑评”,其中针对平安好医生、微医、丁香医生三家头部互联网医疗平台的投诉,已累计达到1234条。

  “就是因为看过很多负面评论或报道,才不敢相信这些线上问诊平台。”表示从不线上问诊的李女士告诉记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